總是在火車經過時望著,不管是從窗外還是在田裏。
這一片綠油稻田,有著屬於飛揚童年的愉快與不捨。

IMG_2570.jpg  


周日去參加了五月天的JLI演唱會,其中一首唱到了向前走,大螢幕上,飛逝窗外的景色,
從小到大,從高雄到台北,一幕一幕呈現著每一個過程每一段路,會出現的景色。

我是鄉下長大的小孩,綠油油的田野是我小時候的回憶,但長大後,這樣的景色,幾乎只存在記憶裡。
大學北上念書,當時沒有高鐵,最常坐的就是火車,從高雄出發,然後一站一站的數著,
三舅家、二阿姨家、大舅家、學校,一站一站的數著,小時候的記憶。

想念綠油油的青草味,想念稻穗飽滿風吹動的沙沙聲,想念休耕時期在多蟲的田裡採著野菜和油菜花,
想念很小很小時候,田裡還有牛在耕田的那一段記憶。

很多已逝的怎樣都回不來,很多消失的也無法再回復。
僅能仔細小心的保存在記憶裡,保留在深深的心裡。

包含,阿嬤那一聲「阿珮仔」。

  


Drop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