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很差,差到極點

告別式前一天,最後一天法會,從早上開始就到舊家準備
雖然一開始沒做什麼,只是幫忙補蓮花、開元寶之類的
但後面的幾場,可是扎扎實實的跟拜

忙碌一天的結果下來,頭痛欲裂
而兩腳膝蓋的舊傷,早就在跪到柏油路上的那一刻徹底復發
只是,再怎樣也必須完成這最後一天的法會
因為,過了今天以後,就再也沒機會了

其實,到目前,很儘量避免提到
就算有,也笑笑帶過
心裡一切一切的話,也只能在心裡說
要真的說出口,
話還沒說,就已崩潰

這一篇,帶了不少怒氣在寫
只是,沉默好了,沉默才不會造成任何傷害

頭痛欲裂,所有的舊傷同時復發
那又怎樣?

Drop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